01.

還是和平常沒兩樣的夜晚,皎潔的明月掛在沒有任何雲層的夜空。剛剛找到工作的南優鉉走在街上,心裡很輕鬆。

雖說他一點都不缺錢,還能說是根本不必操心的那種,但南優鉉總覺得不能一直接受家裡的金援,自己該出來找份工作了。

可是南優鉉的父親還是擔心,於是叫他到公司旗下一間小出版社當總編輯,一來是不會太累,二來是離南優鉉的宿舍比較近,方便上下班。

嘆了口氣,自己並沒有那麼脆弱好嗎?不是那種輕輕一碰就會攔腰折斷的溫室花朵,雖然這麼說著,但他明白這是父親對他的最大讓步,也就不再反對。

宿舍旁邊有個小公園,南優鉉就坐在遊樂場的盪秋韆上,小幅度的晃著。這時,頂著一頭紅色頭髮的人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人走得緩慢,佇足於噴水池前,伸出手,接了一點水在手心,卻好像因為水溫太低而瞬間甩開,用嘴吹氣到手上試圖趨緩那冷到心裡的溫度。

南優鉉看著這一連串的動作嘴角不禁上揚,這人好可愛。

但是再認真一看,那人卻看著自己的手發呆,狹長的眼睛流光閃爍,裡面是自己很熟悉的情感。

寂寞...是吧?

一顆顆晶瑩的淚珠反射著月光被南優鉉全部納入眼底,搖搖頭,自己太熟悉了,那種感受。

紅髮男人用衣服抹去了殘留臉上的淚,快步離去,留下一地惆悵。

 

02.

南優鉉坐在椅子上,一臉嚴肅。

"聖圭哥還沒交稿,可以請你去催嗎?已經拖了快一個禮拜了。"張東雨皺眉。

"東雨哥,不要這麼嚴肅嘛!"抬頭給了眼前的人一個笑容。

"唔...我有嗎?"然後又是一陣哈哈哈的大笑。"好啦!金聖圭是個難纏的人物欸,雖然是暢銷作家,但是拖稿的功力也是公司裡數一數二的。"

"這麼難搞喔?"

"嗯,因為這樣公司裡沒有一位編輯想去催了,不然優鉉你去說一下怎麼樣?說不定他會聽你的呢!"

"其實你根本是捨不得李浩沅再出去浪費口水吧?行!看在我們是朋友的份上,我等一下去。"

"哈哈優鉉你人果然很好!"

 

03.

請接受我的目光,在遠處望見你,就竊竊地自言自語。

 

04.

現在的金聖圭全身無力,心情是整個想摔東西的差。每個月最少都有一次的心情低落,偏偏在趕稿的這時候給遇上了,比女人一個月來一次還更麻煩。不過幸好他只有一個人住,不必擔心別人會平白無故受他的氣,頂多拿頭去撞一下枕頭或揍棉被就差不多了。但是有時他那不爭氣的身體又會來個發燒感冒之類的小病,金聖圭就會更容易炸毛。

頭暈乎乎的按下了Enter,終於把那些剛才打好的文章寄了出去,不然張東雨又不知道會找誰來催他,他現在完全不想見任何人。

雖然他這麼說,但當門鈴響了第17次後,金聖圭終於受不了了,從沙發上爬起來搖搖晃晃的開了門。

"你好我是新來的總編輯南..."

不等他說完,金聖圭當機立斷瞬間把門大力的關上、上鎖,完全不像是生病的人會有的快速。

靠...這又是哪招...明明剛才就寄出去了你還來催...

 

門外的南優鉉皺著眉頭,揉著被撞疼了的鼻子也愣住了。那頭紅髮—雖然很亂—,還有雙狹長的眼睛...不就是昨天才看到的人嗎?

然後唇邊漾開了一抹他也不知道的淡笑。

 

TBC...

 

03.的歌詞是SHINee的Selene 6.23裡面的

 

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把這篇從腦袋裡輸出

可是腦袋裡的畫面用文字好難描述...

然後很可能會坑了它但是我盡量=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綠 的頭像
小綠

我們不說愛

小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樓宇牧
  • 圭圭啊!你這樣突然關門,萬一打到南花的臉怎麼辦??((活該啦!!

    亞東果然是.....啊~~~
    吐司有沒有要出來客串啊?
  • 聖圭表示:他的臉又沒有我帥打到不會怎樣啦!-_-((噗

    亞東好閃閃>v<
    吐司的話...看看有沒有職缺(?)吧XDD

    小綠 於 2013/08/21 21: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