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Tic Toc Tic Toc...

聽見了嗎?那命運之輪旋轉的聲音。

沒有誰能夠逃得過。

02.

註定是個不平靜的夜晚。

悄悄道了聲晚安,便提著少少的行李出了家門。悄聲對著房子裡熟睡了的家人道了聲晚安,頭也不回的走了,沒有一絲留戀,彷彿離開的不是他從小到大住著的家。

他本身就是個對沒有感情了的人事物很容易放手的人,或許聽起來有些薄情,可是再怎麼糾纏,沒感情就是沒感情了,怎樣也挽回不來。

有些沮喪,腦袋裡便想起了他的臉,背光笑著朝自己揮手的樣子太過美好,所以他一直都清楚明白那是自己的想像。

什麼時候才會到呢?一邊想一邊心不在焉的拖著行李走在馬路上。

03.

火車裡的噪音有點大,小孩的哭鬧聲,情侶的甜言蜜語,還有火車行駛中哐啷哐啷的聲音,吵得他有些煩躁。

不耐的撓了撓後腦勺,那人也真是的,居然扔下一句話就要他馬上到首爾找他便掛了電話。這下好了,他正和家人旅遊著呢,只好隨便扯了個公司臨時有事要先走了趕緊抽身。

撇過頭,一對上了年紀的夫妻正聊著天呢,他不禁開始羨慕了,和某個人一起走過一半的人生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再想到某個我行我素的人,突然笑了。

怎麼可能啊。

04.

手機不停的響著,卻沒有人接。在這靜謐的深夜裡顯得特別刺耳。

他最後是想著誰的呢?

劉永才?

噢不,是對他笑得燦爛的劉永才,是現實中得到比賽第一時對著鄭大賢燦然一笑的劉永才。

05.

等了許久那個人才終於打電話過來了,他既著急又生氣的大吼,"你他媽是去哪了為什麼不接我電話!不是要來接我嗎都等了一個小時了!"

"不好意思,請問是劉永才先生嗎?"電話那頭傳來的是一名陌生男子的聲音,他愣了愣。

"是,請問你是...?"

"我是警察,這位先生的手機就只有存您的號碼,所以我們想問一下,您是鄭大賢先生的家屬嗎?"

想了想,或許可以這麼說,於是他回答了個是,然後才想到不對,這種難受的感覺是怎麼回事?"鄭大賢他...怎麼了嗎?"

"不好意思,他出了車禍,目前被送到醫院去了。"

吞了口口水,他試圖穩定不安的情緒用著顫抖的聲音問著,"他..鄭大賢他還好嗎?"

"詳細情況目前還不知道,請問您要到醫院看他嗎?"

緊握著手機,告訴計程車司機剛剛警察告訴他的醫院名稱,一路緊咬住下唇,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

該死的鄭大賢,你不可以走啊!

06.

怎麼可能。

他怎麼可能會離開。

這一切是夢吧,這絕對是夢沒錯吧!

鄭大賢你不要再跟我開玩笑了好不好?你玩夠了嗎?這並不好玩!

我還沒對你說對不起其實你桌上的文件是我弄髒的,對不起你養的鳥不小心被我放出去了,謝謝你在我上次感冒的時候照顧我,還有好多好多...

而且最重要的我愛你,我也沒說。

所以你怎麼能這樣就離開啊!?

07.

悲傷得哭不出來,大概就是形容劉永才現在的狀況。眼眶紅得跟什麼一樣,可是眼淚就是掉不出來,單薄的身影獨自一人坐在醫院的凳子上,頗有種蕭瑟的味道。

你要他怎麼能接受幾個小時前才通過電話的人現在卻再也說不上話了的這種事?

他只知道他現在很難受,非常非常難受。手裡握著的是剛剛警察從鄭大賢行李裡頭拿出來,交給他的。

是一枚戒指。

刻著D&Y的字樣。

上頭的裝飾烙得他的手疼,原來他是離家出走,因為他和家裡出櫃了,都是因為自己嗎?如果沒有答應他惡作劇似的告白...那現在是不是會不一樣?

他不知道,因為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如果。

08.

從此沒有任何一個人再看見過劉永才。

他離開了,從那個晚上開始,他逃離了這個另他窒息的城市,充滿了鄭大賢的地方。

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過著怎麼樣的生活。因為這些都太白費力氣,畢竟一個人想與世界斷絕聯繫,實在太簡單。

-FIN.-

心情不好就會想開虐呵呵
我覺得其實還蠻好發洩的(變態喔###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綠 的頭像
小綠

我們不說愛

小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羽YU
  • 我是郁琳AUA
    這是我的痞客邦帳號哈哈哈
    賢才真的很好虐我說xDD
    然後心情不好開虐真的超好發洩哈哈哈
  • 呦郁琳安安:DDD
    最近真的是好喜歡看渣攻哈哈>ω<
    看完了心情就好了((茶

    小綠 於 2014/01/07 13: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