繫上領帶,看了眼鏡子裡愈發成熟的身影。

時間是賊,悄聲無息的偷走關於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時光。等到了未來,捧著回憶慢慢回想時,大概只會笑著說,啊,原來有這件事啊。

那些對現在來說刻骨銘心的感受,也會變成過眼雲煙,然後沒有一絲重量的消失。

 

背包裡還背著沉甸甸的,沒有勇氣送出去的情書。

當初塗塗改改,一大疊草稿不知道被自己折騰了多少張,才終於寫出一種比較滿意的版本,本來打算隔天拿給你的,卻從別人那裡聽來你和校花在一起了,印象中是個溫柔卻直率的女孩。

真好,我知道那是你喜歡的啊。

心裡難過不過是因為,身為你最好的朋友你卻不是第一個告訴我的,罷了。

嫉妒神馬的,才不是我的絲帶兒呢!

 

本來想把已經送不出去的信丟了,卻又有點可惜那些浪費掉的時間,於是在垃圾桶上方拿著情書的手縮了回來,將它狠狠的塞到書包的最底層。

終究狠不下心來,割捨付出的感情。

藉著你交女朋友的事讓我明白,你大概永遠都不回喜歡我吧!能夠站在陽光下的愛情不是我能給你的,所以我在陰影處看你就好。

至於喜歡,只能任由它在心裡發臭腐爛,不會再傻傻的想將它拿出來丟人。

我能給的你就這麼多了。

 

穿好西裝,整好行頭,以最好朋友的名義,參加你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禮。

如果我一個人一時的難受換來的是大家一輩子的幸福快樂,那我大概也真值了。

 

"明洙,來了啊!"

"嗯,聖圭哥又胖了不少啊,看來最近日子過得真不錯呢!"當然,這樣的玩笑話換來的是聖圭哥的一頓打。

"白眼狼!虧哥我對你這麼好,居然這麼說我!"

"哎呀,哥你這樣叫有福氣啊啊啊!好痛喔..."看準了聖圭哥吃軟不吃硬的個性,我捂著被打的地方對他撒嬌。

"唉唉得了,快坐下吧,真是受不了。"那小眼睛滿滿的都是嫌棄。

"知道了哥。"

 

聖圭哥是唯一知道我的心意的人,也是支撐自己一路走過的人。就算嘴巴上總是說著對我眼光的鄙視,卻用行動證明了他會支持我的決定,給予了很多實質上的幫助,是我生命中絕對不可或缺的人。

他也曾有過一段不怎麼完美的愛情,大概是因為這樣才看得很開,比任何人都看得透徹,也懂得我的處境。

他說對生活要拿得起放得下,於是在前年和交往半年的女友結婚,去年生下了個可愛的孩子,生活過得很充實。

我是真的打從心裡羨慕,對於愛情,我要的不是轟轟烈烈刻骨銘心,而是能執手相伴過一輩子,能一起慢慢變老、一起相約來世。

我還在尋找,命定的那個人。

 

李成烈和新娘真的很配,他臉上的笑容燦爛得如此耀眼,也是,今天個值得開心的日子,這麼笑著也是應該的。

上一次看見他這麼笑著是什麼時候了呢?好像是高中畢業後,因為爸爸工作的問題,於是搬了家,我也沒有通知他,這樣消失了就算了,反正他大概也沒有關係吧。他身邊從來就不乏朋友,走了一個也會有另外的人遞補上的。

只是聖圭哥居然在一年後對我說李成烈他還在找我,甚至打電話騷擾過他,不過有什麼辦法,時機已經過了,說再多挽回的話都沒用,更何況只是突然興起的尋找。

一年前,我再次搬了回來,偶然的和他取得了聯繫,又偶然的從他口中得知他要結婚的消息。

真好,找到了自己想守護的。

 

還記得婚禮最後我對他說了一句,好好珍惜。他笑得和畢業紀念冊上的照片一樣,露出了牙的笑容很陽光。

幸好,沒有變。

只是情況已經不同了。

 

當年風和日麗,兩個青蔥少年在路上打鬧著,滿臉青春洋溢。

今年陽光普照,只剩下少年獨自走在街上,已不復見當年人。

 

-FIN.-

 

遲了一天咪安ˊˋ

 

我也很想寫歡脫文的我會說嗎?

可是腦子裡裝的大概沒有那種東西←←

 

最重要的是

萌洙生日粗咖啾咪((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綠 的頭像
小綠

我們不說愛

小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