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他不想要,而是再也要不起了。
消瘦了,憔悴了,防衛心重了,不再對人露出笑容了。說到底,罪魁禍首就是他。
原來那麼好的一個人,怎麼就被自己糟蹋成這樣了?
十一月的風冷冷的吹拂,刺得人心都痛。
只穿著一件風衣就出門的他單薄的背影看起來搖搖欲墜,脖子往大衣裡縮了縮。傻子,冷了不會用圍巾嗎?
好想好想過去摟住他,像之前一樣用自己的體溫為他搭建一個能夠抵擋風雪的地方,但大抵是再沒機會了吧。
走著走著,眼前的人倏地停下腳步,轉身往一旁店家的展示櫃走去。著了迷似的盯著裡頭的商品,看了許久,直到雪在他頭上積了薄薄一層,才垂下眼簾抬腳離開。
似乎還能看到,他眼角的晶瑩。

一對馬克杯。
那是他生日時送他的,一模一樣。只不過在離開的那天被他和著怒氣一起砸了在客廳的地上。

"你到底想怎樣!?我都做成這樣了你還想幹嘛你他媽的說清楚!"
"為什麼還在跟他往來?你不是說了不再這樣了嗎!"
"我他媽又怎樣了!都說了只是朋友,他失戀找別人出去喝酒......"
"那為什麼要找你?我不信他就沒別人好找了!"
深深吸了口氣,"隨便你怎麼想好了,我看我們真的玩完了。"說著拿起一旁的外套就要出去。
"朴燦烈!你敢出去我們就真的玩完了!"
頭也不回,用力的關上門。
回應他的,是東西的碎裂聲,和用力壓抑著的,他細細的抽泣聲。
大概那時候自己的腦子被雷打到了,才做出這麼不像他的事。
在一起了這麼久,怎麼能不懂他的擔憂他的不安,卻始終不去理會,甚至做出了令人髮指的事,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了更何況是他。
他的腳上至今還殘留著那時候被碎片劃傷的疤,像是個紀念,紀念被抽離的自己。

坐在他家樓下,能看到窗戶透出來溫柔繾綣的光,像是治癒著兩人受傷的心。
朝空中伸出手,像是想要抓住什麼一樣,眼淚一顆一顆的滑落臉龐,心裡空落落的,只剩思念。
他開門走到陽臺,低頭抽菸。
什麼都沒有。
還在期待著會像之前一樣在樓下向自己道歉嗎?
想太多了吧。
自從他走了,自己的菸癮也變得很大,時常把家裡搞得都是菸味,連自己都有些厭惡。
不知道還在醫院躺著的他回來看到會不會斃了自己......
對了,他不會回來了。
玩完了。
他說的。

眼淚穿過欄杆,直直墜落,消失。

『鈴鈴鈴鈴鈴~~~』

"伯賢,朴燦烈醒了!"

『哐噹』

"伯賢..."
"怎麼樣了!?"
"一切正常,但是現在因為疲憊又睡了。"
"......"
"......"
"那就好。"
那就好。
"伯賢你要去哪裡?"鹿晗拉住伯賢準備要離開的身影。
"...他大概不會想看到我的。"朝鹿晗笑了下,"哥,我先走了,好好照顧他,"
"伯賢!"鹿晗微微皺眉,"你在逃避什麼?你也知道在氣頭上的話是不能聽的,但你是在跟誰較真呢?"
"可是哥......"
"去好好照顧他,不然我真的會把他帶走,後悔都來不及!"
"...哥....."
"聽話阿,伯賢,手上的機會要好好把握,不要等他離開才開始懊惱。"
"...知道了,哥。"

晨曦藉著窗簾沒拉上的地方照進原本黑暗的房間,床上的人眨眨眼,發現已經是早上了,床邊還趴了個人。
頭頂上原來染了淺色的頭髮因為許久沒染了而長出了黑色的髮絲,柔順的附在那人的頭上。
起身看了眼,發現不是他後,失望的垂下肩膀,望著窗外發著呆。
"燦烈,醒了啊?"
"哥......"
"對不起,沒能幫你留住他。"
".....沒關係。"撐起了個蒼白的笑臉,鹿晗知道那絕對不是真心的笑。

他懂,一直都。
那人的自尊比天還高,不可能因為自己受傷而原諒他的。
可是很難逼自己放下啊,真的。
他在心裡默默對著他許諾,會讓你原諒我的,等著。

ㄧTHE ENDㄧ

本來要HE的
但是現在BE才符合我的心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綠 的頭像
小綠

我們不說愛

小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