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已經進入冬天了,氣溫開始驟降,偶爾一陣風吹來總能讓人凍得瑟瑟發抖,然後在心裡吶喊怎麼可以這麼冷!
風蕭蕭的吹著,吹得人頭痛又吹亂了好不容易梳直了的頭髮,李成鍾一邊撥著一邊和同學走出校園。

"那成鍾,明天見喔!拜拜!"兩個人是走不一樣的方向,於是早早就在說再見了。
"嗯,再見。"向他揮了揮手。
"對了,明天帶習作借我啦!"同學走到一半又轉頭向李成鍾提醒了一下。
"知道了,快走吧,拜拜。"擺擺手,示意他快走不然公車就要到了。
"齁...嫌棄我,不理你了我要回家!"

和同學告別了之後,李成鍾就向反方向走去。今天不僅天氣冷,風也大,還像是要下雨一樣天空陰陰暗暗的,一點都不像平時的下午五點。
走在周圍的人三三兩兩走在一起,嘰嘰喳喳不停在打鬧著,其實有點吵,於是加快了腳上的速度走向公車站。
而這時已經開始飄起綿綿細雨了,李成鍾躲進了站牌底下,遮掉了一些雨。

等到了公車到站,李成鍾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擠上了車。上車了之後也沒有多好過,整個車廂瀰漫著剛運動完的那種汗味,著實不太好聞,讓他皺著眉捂著鼻子想撐過三站的距離。
真不想坐公車。

但是他沒有多想,畢竟因為肚子餓的空虛感勝過了任何不想回家的情緒,大概路上走慢一些就不會遇見了吧!
溫熱潮濕的空氣漸漸充滿了鼻腔一直到達肺部,像是麻痺了神經,腦袋裡什麼都不想,皺起原來平整的眉頭,睡意猝不及防的侵襲上了腦門,得努力撐著使之清醒,不然在車上睡著很糗的。

『下一站,#$@*&?$@%』

迷迷糊糊的被車上的廣播嚇得清醒了些,發現下一站就是自己的目的地,這時睡意才真的少了很多。
看看窗外的天空好像又更暗了一點,好像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意境,雖然並沒有話中那樣浩大的氣勢。畢竟只是要下雨了而已。
下了公車,外頭的雨點開始滴在身上,令人感到很困擾,李成鍾趕緊跑到騎樓下避雨,一路上走在騎樓下倒也沒被淋到什麼雨。

但是當走到馬路上時,沒有了遮蔽的東西,已經下大了的雨滴啪嗒啪嗒的,穿透過厚厚的大衣,掉在沒有任何雨具遮掩的身上。李成鍾開始後悔平常怎麼不帶把傘在身邊,又或者是今天看個氣象預報就好了,自己怎麼就那麼倒楣呢?
低頭,衝向另一端的騎樓,可是才一下子的功夫,全身就濕得差不多了。
苦惱的瞇眼,這可怎麼回家啊?

"成鍾?"意料之外的,有人叫了他的名字。下意識的回過頭去,頓時愣住了。
"沒帶傘嗎?"眼前的人笑了笑,用手指了指傘。"要一起嗎?"
不等李成鍾回過神,手臂就攬住他雖然穿了厚厚大衣卻還是有點單薄的肩膀,把他拉到了傘下。
"走囉!"末了,還用有點幼稚的語氣說了一句。李成鍾沒克制住,笑了出來。

傘下的世界有些擁擠,有些安靜,有些害羞。

金明洙住在李成鍾家對面的巷子裡,小時候的他因為身體虛弱,所以只能經常隔著窗戶看著比他大一點的哥哥們在外頭玩。
鬼抓人、捉迷藏、辦家家......一點一點細數著他們玩過的遊戲,像是很重要的事情般,折著手指算著自己看了多少遊戲。

那時候他就看到了有個哥哥長得特別好看,只是不常笑,還不懂事的年齡特別喜歡美好的事物,李成鍾每次都希望那個好看的哥哥可以贏。
一直到上了小學,他才算真正的和金明洙認識。大了他一個年級的金明洙教室就在自己的樓上,金明洙的媽媽特別交代他要好好照顧弟弟,於是兩個人放學都一起走回家,打打鬧鬧的卻也沒什麼大問題。

發現自己變得奇怪是在上國中的時候。同學說,如果看到一個人,你會想牽他的手、想每一分每一秒都和他在一起、恨不得他只屬於你,那就是喜歡一個人。
很白話,很易懂,卻讓李成鍾困惑了,因為這些,他都有對金明洙想過。
原來是喜歡,還好是喜歡。

終於到達家門口,李成鍾第一次覺得自己家這麼近。離開了給人遮蔽的傘,攬著肩膀的重力和溫度也消失了,讓李成鍾有些悵然若失。"謝謝哥。"揚起了笑顏,對金明洙說。
"不會,那走囉!"臨走前還拍拍李成鍾的頭,讓他露出了不服氣的表情。
"噢對了。"他突然靠近,在李成鍾的額前吻了一下。"這是我要的謝禮。"然後戴著一張嘴角拼命上升的臉說了明天見。
臉紅了......
揉揉發燙又花痴笑著的臉,進屋。

隔天。
"李成鍾,說好的習作呢!"
"啊啊啊啊啊!我忘記了...TATT"
......傻瓜,戀愛中的人果然都是傻瓜。

-FIN.-

曖昧果然是我最喜歡的階段了'ㅅ'
淡淡的感覺好喜歡(####

喔膩我寫不出慎文啊啊啊米安ˊˋ
希望你會喜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綠 的頭像
小綠

我們不說愛

小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