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陽沿著窗櫺灑下一絲一縷溫柔的光線,停在花梗上的花瓣與葉子上,整個花店因而明亮了起來,就像店名Luminous一樣。

花店中央,有個人正彎腰收拾著已經枯萎的花朵,一束一束的從裝著水和花的塑膠盒子中拿出來,用橡皮筋綑起來再放到手腕上掛著的塑膠袋裡。倒是他顯眼的豔紅髮色和花兒們有得一拼。

靠近後方小花園的落地窗旁,有個人慵懶的坐在躺椅上,用著一臉饜足的神情曬日光浴,手中輕撫著的小貓乖順的瞇著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好不愜意。

大門上掛著的金色鈴鐺這會又準時的響起,隨著之進門的,是一個看起來年僅二十出頭的男孩子,深邃的五官,完美的臉型,看起來很好的皮膚,還有那雙會勾人的雙眸,大概是路上回頭率百分百的那種男生。

你來啦明洙哥。李成鍾連頭都不用抬就知道這個時間會不顧門上"Closed"的牌子還闖進來的人是誰了。

你好像很閒齁。一開口,還是懶懶的語調,參雜著隱隱的嫌棄。

嗯,今天沒課。無視後者帶著嫌棄的口吻,金明洙一臉坦然。逕自走到他身邊的桌子旁放下手中裝食物的袋子,提醒李成鍾先吃完飯再繼續工作。

唔...我要這個。李成鍾說完便拿起裡面的一碗勾了芡的湯麵坐到他們家老闆的身旁,眼睛討好似的看著他家老闆。

放下手中的小貓,拍了拍身上殘餘的貓毛,這時才隨便挑了一碗炒飯開始吃。

既然你那麼無聊,等一下我要喝奶茶你也幫我買回來吧。少年看著有那麼一瞬間愣住的金明洙,心裡有些得意。

...知道了。說完,一臉面癱的坐到一旁拿了剩餘的炒麵也吃了起來,把心裡的那麼一點愉悅壓到心底。

感受到了小貓用柔軟的純白色毛髮蹭著他的小腿肚,少年扔了一團飯給它之後,便不再理它,低頭認真的吞嚥著口中的食物。但是說認真其實也沒有很認真,他的思緒早就被風給吹得不知道飄哪兒去了。

半晌,李成烈才回過神來,對著金明洙問了一句:你哥他,還好吧?

金聖圭嗎?金明洙微微一笑。大概就是那樣,死不了。更何況還有個煩人的人在他旁邊,每天氣得他都從病床上跳起來了。

是嗎?那就好。垂下眼瞼,少年的笑有著淡淡的失落,放下手中的飯盒,說句我先去休息了後就一手撈過還津津有味吃著飯的小貓,走回樓上的房間,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既無交集,何來念想。

不管是自己,金明洙,抑或是那個素未謀面的南優鉉,都是這樣吧。

光線透過窗簾照進房間的地板,交織成了淡淡的鵝黃色,一如他平常的信仰一般無聲無息的生長、蔓延,等待發現之時,早已是渾身荊棘,脫不開身了。



手機裡靜靜的躺著一句,考慮。

金明洙無聲的笑了,像是綻放的百合一般,滿室清香。



-FIN.-

都要月考了我這是在搞毛啊TATT
怎麼到了這時一堆靈感瘋了似的跑出來
不行我無法認真啦嗚嗚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綠 的頭像
小綠

我們不說愛

小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